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艺 苑 斋 主

去留无意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宠辱不惊 漫随天外云卷云舒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斋号:艺苑斋,自幼喜爱书法,参军入伍后从事部队文书工作十几年,写字成为主要工作的一部分。服役期间受青岛知名书法家及省内外书法家的影响,对书法艺术产生了浓厚兴趣,尤其是自90年后深受隶书大师刘炳森先生的影响、对刘体隶书产生了浓厚兴趣,并进行了深入学习和研究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兰亭序》原文  

2011-02-18 11:12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《兰亭序》原文

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。修禊事也,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、茂林修竹,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。列坐其次,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是日也,天朗气清、惠风和畅,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,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 !
      夫人之相与俯仰一世,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;虽趣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不知老之将至,及其所之既惓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!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以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,况修短随化、终期于尽?!古人云:死生亦大矣,岂不痛哉!
      每揽昔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后之视今亦由今之视昔。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其致一也,后之揽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!
《兰亭序》注释
    (1)永和:东晋穆帝的年号(345-356年)。九年,即353年。
    (2)会稽:音“快基”。郡名,包括今浙江西部、江苏东南部一带地方。山阴:县名,今浙江绍兴。
    (3)修禊:即祓禊。起源于周代习俗,最早是于每年阴历三月上旬的巳日,到水边用香薰草药沐浴,心祓除不祥。曹魏以后定为三月三日,内容也变为人们群聚于水滨嬉戏洗濯和宴饮等活动,以祓除不祥和求福。实际上这是古人的一种郊外游春活动。修:治,这里引申为举行。禊:音“细”,帖中为通假字。
    (4)群贤:指谢安等三十二位与会的名流。
    (5)少长:指王凝之等九位与会的本家子弟。
    (6)流觞曲水:修禊时的一种活动,用漆制的酒杯盛酒,放入弯曲的水道中任其飘流。杯停在某人面前,某人就引杯饮酒。这是古人一种劝酒取乐的方式。
     (7)次:次第,按次序。
     (8)丝竹管弦:泛指音乐。
     (9)惠风:和风。
    (10)品类:万物。
    (11)俯仰一世:很快地过了一生。俯仰,低首抬头之间,形容时间短暂。
    (12)晤言:面对面谈话。《晋书?王羲之传》、《全晋文》均作“悟言”,指心领神会的妙悟之言。亦通。
    (13)放浪形骸之外:行为放纵不羁,开体不受世俗礼法所拘束。形骸:身体。
    (14)趣舍:同“取舍”。
    (15)快:帖中“怏”字,为误。
    (16)老之将至:语出《论语?述而》:“其为人也,发愤忘食,乐以忘忧,不知老之将至云尔。”
    (17)化:自然变化的规律。
     (18)死生亦大矣:语出《庄子?德充符》。
    (19)契:符契,古代的一种信物。在符契上刻上字,剖而为二,各执一半,作为凭证。
    (20)一死生:把死和生看作一回事。语出《庄子?德充符》:“以死生为一条。”又《庄子?大宗师》:“孰知生死存亡之一体者,吾与之为友矣。”
     (21)齐彭殇:把高寿的彭祖和短命的殇子等量齐观。彭,彭祖,相传为颛顼帝的玄孙,活了八百岁。殇,指短命夭折的人。《庄子?齐物论》:“莫寿于殇子,而彭祖为夭。”
     (22)致:道理,原因。
《兰亭序》译文
    晋穆帝永和九年,这是癸丑年。暮春三月初,我们在会稽郡山阴县的兰亭聚会,进行修禊活动。众多的贤能之士都来参加,年轻的年长的都聚集在一起。这地方有高山峻岭,茂密的树林和挺拔的翠竹,又有清澈的溪水,急泻的湍流,波光辉映萦绕在亭子左右。把水引来作为飘流酒杯的弯曲水道,大家列坐在水边,虽然没有音乐伴奏而稍显冷清,可是一面饮酒一面赋诗,也足以酣畅地抒发内心的感情。这天天气晴朗,空气清新,和风拂拂,温暖舒畅。抬头仰望宇宙空间之广大,低首俯察万物种类之繁多,因而放眼纵览,舒展胸怀,也足以尽情享受所见所闻的乐趣,确实是很快活的啊。
    人们互相交住,转瞬间度过一生。有的人襟怀坦荡,在家里与朋友倾心交谈;有的人把情趣寄托在某些事物上,不受世俗礼法拘束而纵情游乐。虽然人们对生活的取舍千差万别,性情也有沉静和急躁的差异,但当他们遇到欢欣的事情,心里感到暂时的得志,就喜悦满足,竟没想到人生衰老的墓年会很快来临。等到他们对生平所追求的事物已经厌倦,心情也随着起变化,感慨就跟着发生了。从前所感到欢欣的,顷刻之间已成为往事,对这些尚且不能不深有感融。更何况人的寿命长短,随首各种原因而有变化,但终有穷尽的一天。古人说:“死生也是人生一件大事啊!”这岂不很可悲吗!
    我每次看到前人兴怀感慨的原因,与我所感叹的总象符契一样相合,没有一次不对着这些文章而叹息悲伤,心里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我一向认为把死和生当作一回事是错误的,把长寿和短命等量齐观也是荒谬的。后世人看现代人,正如现代人看古代人一样,可悲啊!因此我一一记下这次兰亭集会者的名字,抄录下他们吟咏的诗篇。即使时代会不同,世事会变化,但人们抒发情怀的原因,其基本点是一致的。后世的读者,也将对这些诗文产生一番感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